香港创富图库大全67845,香港跑狗论坛12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汽车资讯 >

中牟三百亩防沙林部分被毁坏 广告塔暴利拷问谁之过

发布日期:2021-11-24 15:4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郑州机场高速与京港澳高速公路立交桥周边,中牟县九龙镇谢庄村300亩防沙林部分林木被毁,当事双方各执一词,互相指责。

  村民称承包人无证毁林,承包人称村民阻挠移植树制造毁林假象这片300亩林地年租金仅5万余元,而其中数十个广告塔年租金达数百万元。

  中广网河南分网消息据大河网-大河报报道:昨日上午,接到中牟县九龙镇谢庄村村民投诉,称他们村所属的300亩林地中大片被承包人毁坏。而林地承包方表示,他们是移栽刺槐,是村民强行阻拦,不让他们移栽,制造了毁林假象,同时村委会单方面已经违约。

  记者调查发现,双方争执的这片300亩防沙林正好位于郑州机场高速与京港澳高速立交桥周边,设置大型广告塔的地利得天独厚,毁林争端背后,疑是一场广告塔经营暴利之争。

  昨日上午,中牟县九龙镇谢庄村62岁的村民岳金彦向本报投诉说,他们村内的300多亩天然刺槐防沙林被人大片伐掉。

  上午10时50分,在京港澳高速公路和郑州机场高速公路立交桥旁边,在岳金彦及村委会主任岳长江等人的带领下,记者见到这片林地内大量碗口粗的带根刺槐树倒伏在地,枝叶已经干枯。

  “这都是承包人伐的,我们统计了,总共375棵,还都是专挑粗的砍,现在林地里已经没多少粗刺槐了,多可惜啊!”指着这些死掉的刺槐树,岳长江看起来十分痛心。

  岳长江说,这片林地属于沙土地,刺槐种植于上个世纪50年代,目的为防风固沙,历来一直受到村民和国家各级部门的保护。

  岳长江指称,这些刺槐被伐于十几天前,是林地承包方——河南福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人员采伐的,没有办理相关审批手续,他们去制止时,还受到了对方的威胁。

  岳长江还说,事发之初,他们已经向中牟县林业派出所报了案,但警方至今没有处置采伐嫌疑人。

  “像这样行为恶劣的承包人,不仅不交租金,还肆意毁林,早该严惩了。”岳长江说,为保护村里的林地,这种承包现状应该尽快解除。

  另据岳长江讲,2006年,谢庄村上一届村委会与河南福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合同书。合同约定,该公司以每亩每年180元、每年共计5.4万元的价格承包谢庄村紧邻高速公路的300亩闲置林地,租期50年。按照他的说法,该公司承包的目的是“用于观光旅游、园林绿化”。

  昨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了河南福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此事的负责人马青晨,他向记者介绍了此事相关内情。

  马青晨说,本月初,为了响应路政部门的相关高速公路绿化要求,他安排工人准备将林地内较大的一些刺槐移栽到高速公路边,但刨开树坑、挖出刺槐之后,遇到了谢庄村村民的强力阻挠,村主任和村民拒绝移栽。“当时,我们还发生了冲突,我的孩子还被打骨折,经法医鉴定,形成轻微伤”。

  “我们挖开后他们不让移栽,这是故意制造我毁林的假象,我太冤枉了!”马青晨说,移栽林木不是采伐、砍伐,根据规定不需要办理审批手续,村民说的无证伐树一说,属于强加之罪,“根据合同,我们有对该地块的土丘、沙丘及现有附着物的处理权,而村委会有保证我们开展正常工作的义务,是村委会违约在先”。

  对岳长江叙说的承包目的,马青晨认为是无稽之谈。他说,他原本是为建设老年公寓,但目前各项工作进展难度较大,项目一直搁置,但他仍在努力。

  马青晨说,他和谢庄村委会的矛盾自从去年上半年发生后,村委会随即以马青晨未交租金、违约为由到法院起诉,要求解除合同,中牟县法院也依法进行了受理。

  “其实我一点也没违约,我的租金早就交给了中牟县公证处,还有公证,是他们村里一直不愿去领罢了。”马青晨说,他承包这片林地时间较早,当时的价格现在看起来确实比较便宜,但当时附近其他几个村也以每亩每年150元、甚至80元的价格出租。

  记者走访发现,这片林地正好位于京港澳高速公路和郑州机场高速公路之间,两条高速公路立交桥周边,广告塔遍布,总数超过30座。

  根据广告塔上的招租电话,记者以租赁方身份与河南东成广告展示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一位负责人表示,附近的广告塔均是他们经营,仅剩下了一座尚未出租,年租金最低不低于12万元,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该价格,记者在该公司的网站上得到了印证。

  马青晨受访时也曾表示,这些广告塔是由广告公司出资建设,他们只是出租设置场地,至于相关设施手续,还需广告公司自行办理。但对出租费用,马青晨未透露。

  以此出租价格,记者粗略计算发现,此次事发林地内的广告塔,年总租金达二三百万元之巨,与林地年总租金5.4万元的价格悬殊极大。

  尽管岳长江及不少村民否认他们是出于广告塔经营的考虑要求解决此事,但按照马青晨的说法,村委会向他“发难”,目的无非是看中了林地的潜在经营价值,“眼红了”。

  昨日上午,中牟县林业派出所蔡所长表示,接到村民举报后,他们一直在积极调查,因案情复杂加上其他案件较多,目前尚未对此案立案,他们会依法处理此事。

  “这起纠纷,看起来是毁林争端,其实背后很可能是广告塔的暴利之争。”一省会广告界知情人士告诉记者,郑州市机场高速公路、京港澳高速公路郑州段的广告塔之争历来激烈,近年来在政府有关部门的限制政策作用下,广告塔更是炙手可热,堪称暴利。

  这两条高速公路两侧的林地被毁事件曾多次被报道,发现背后大多与广告牌设置有关。本报多次呼吁政府相关职能部门,重视毁坏高速公路两侧防护林事件背后的利益纠葛,及时介入规范整治,避免广告牌竞争恶化,殃及林地。

  昨晚8时记者发稿前再次联系纠纷双方得知,双方尚未开始接触协商此事,案件亦无实质性进展。(记者李岩/文 白周峰/图)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