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创富图库大全67845,香港跑狗论坛123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军事新闻 >

专访《俗女养成记》导演:电视剧的观众市场一直是由女性主导的

发布日期:2021-11-21 08:18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令人惊艳的台剧,除了《我们与恶的距离》,还有《俗女养成记》。2020年11月底,公视正式宣布《我们与恶的距离2》计划启动,稍早之前的10月初,华视与CATCHPLAY也释出《俗女养成记2》开镜消息。IP系列续集的趁胜追击,是当前台剧催生的一大方向。如今,《俗女2》于2021年8月初播出,其幕前表现能否再一次受到观众接纳?第二季的幕后制作难度与第一季相比,又有着怎样的差异?《俗女2》不啻又是一部见证台湾电视剧成长的观察重点作品。

  本期内容专访《俗女养成记》双导演严艺文与陈长纶。陈长纶导演曾以2014年客家电视剧戏剧《在河左岸》获得金钟最佳导演奖的肯定,这部作品也助严艺文入围金钟女主角。凭藉多年默契,两人一起投标华视「优质台语影音计画」的精致迷你剧集案,并在标案内援引五月天的台语歌,宣示拍出「可以跟年轻人交流的台语剧」之决心。这个「精致化台语剧」的念头,就是后来我们熟知的《俗女养成记》。两位导演现在已不怕《俗女养成记》被说成乡土剧或一般成长剧,反而对于系列作品中充满浓浓台味的「台式新喜剧」踌躇满志。

  问:在决定拍摄《俗女养成记》之前,两位导演所观察到的女性戏剧在台市场状况如何?

  陈长纶(以下简称陈):就我观察,电视剧媒体本身就是以女性观众为主。一个家庭的日常看电视习惯上,男性偏向喜欢看政论节目;但如果是追剧,你会发现遥控器主导权会是在女性身上。我们的确也有看到近年来,有越来越多国外的中年妇女故事开始透过戏剧的方式被讲出来。女性从小到大,不论几岁都会看电视,但戏剧的女主角一直都定位在20几岁,对应其他观众年龄层故事和心声的戏在哪里呢?我们就想要用喜剧来包裹 20 几岁之外的角色故事。

  严艺文(以下简称严):不只是观众市场有需求,还有演员本身也有需要。身为演员,我会想问「为什么台湾没有能给40岁女演员去演的戏?」因为只要是演员都会想要演一辈子,但现实是,女演员常常在30、40岁以后就只剩下妈妈角色可以演。我开始演妈妈以后,时间也没过多久,(戏里)小孩的年纪就已经快速长大,大到连(小我5岁的)吴慷仁都可以演我儿子。非常尴尬,我想说我怎么可能演他妈妈?但不演就没有别的角色选择,只能继续扮老、演老。就是没有一个我这个年纪状态的女性角色故事可以演。如果有,也是很旁边的绿叶角色,这就是现在女演员的处境。

  《俗女》是我第一次决定要当编导的幕后影像作品,既然决定了要讲故事,那我当然要选一个我有共鸣、也能掌握的题材。《俗女》就是可以让我诚实挖掘、完全奉献自己生命经验的作品。也可以让大家去看见、去关心一个40岁的女生的生活是长怎样?

  问:《俗女养成记》创造出惊人的收视、讨论热度和口碑,也收到到金钟奖8项入围得3奖的好成绩。事后看来,两位导演认为当初做对了什么、或幸好没做什么呢?

  陈:现在大家可能还是会认为影剧圈环境不够好,可是偏偏突然间,各国戏剧目标就都调整成为「前进国际」模式,变相督促我们扪心自问「台湾到底擅长拍什么才能被世界看见?」我会说台湾擅长拍在地的感情戏,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这是不论世界各地各年龄层的观众都会有的观影需求。

  现在年轻人观影视角多元,什么都想尝试,或许有一天真的能拍出和好莱坞片、韩国片一样好的那种高技术含量大制作作品,比如科幻、大量飞车追逐、豪华歌舞片或场面浩大的动作片,台湾创作者继续努力的话是一定会慢慢进步的。只是此时此刻,对平均一集成本可能只有400万到600万(新台币)的电视剧来说,贸然要去拍那些东西一定是会比不上的,这对我来说CP值不高,我应该不会去作。

  严:也是刚好台湾戏剧这20年来出现了一些变化吧。我们在拍片题材上出现了很大的包容力。以前没有人愿意出资拍的题材,现在大家愿意了。演员层面上,也再也不是颜值取胜,实力派演员们真的是可以拼演技。现在是表演才华和能力大过一切。大家观念有在转换。加上串流平台兴盛,想要开发不同故事,也给了很多年轻的、新的团队去做事,只要题材吸引人就有机会可以被拍出来。《俗女》在时机上刚好都有抓住这几点。

  问:《俗女养成记》第一季让你们赔了一百万(新台币)。为何在拍摄之前知道会赔钱却还是要拍?第二季有赔钱吗?

  陈:我对于自己要拍的故事题材比较挑,既然很喜欢《俗女》、觉得这个题材可以作,当初估算起来其实是以为要赔290万,但金额不是大到不能冒险。而且我们的编剧很优秀,加上又有很好的演员团队,那就赌一把了。第二季的预算确实比第一季(一集190万)增加,大概是两倍。我们在器材、场景、演员卡司各方面都升级了,拍的时候也很讲究光线、取镜、走位,都有好好交代,让观众能看出来「钱花在哪裡?」,甚至呈现出更接近国际水准的制作品质。第一季演员是拿低于行情的「友情演出价」,第二季的演员费终于给了他们市价(笑)。

  第一季比较像是美国标准的情境喜剧,情境喜剧是一种比较好拍、也经济的拍片方式,常常聚焦在拍脸、在摄影棚容易被操作。第二季就着重在比较多的影像语言、比较电影一点。

  第二季包括跑场景、打灯、设计摄影机运动都有很明确的设计,所以也就严格规范了演员必须像拍歌舞片一样,要去算拍子和节奏,明确做出符合我们希望的多重意涵影像表演。如此一来,前置成本与拍摄成本根本不只是两倍。结果每天拍出来的量都在掉进度。

  严:一开始觉得「第二季应该不会赔了」,但《俗女2》拍了一週以后就警铃大响,发现有可能还是会赔!第一季都有控制在一天10小时内收工,第二季每天都拍超过12小时还是可能拍不完。我负责的演员则是需要演更多次,拍摄时间增加、演员体力上也会比较累。

  陈:尽管成本两倍,但我们毕竟还是单机作业,一场戏要多拍几个镜位,排戏时会排个三次,中间保留发展新的走位和对白的即兴创作可能,演员也够专业,所以真的开拍的时候都是OK的,但耗时也是一定的。后来我们赶进度的终极方式就是优化精缩剧本,让剧组真的有省到时间省到钱,这是后来没赔钱的主因。数位化后最大的好处是剪接师可以加速在云端让大家看到剪接的样品,方便我们更精准评估影片效果和片长、确保素材能真的够用,这样断舍离起来也比较踏实。

  陈:其实我认为一个剧组不应该有两个导演。因为导演工作是一种心灵神会的默契,也是一种婉转的创作引导过程。如果现场有两个导演,那演员可能会不晓得要听哪一个?我跟艺文是因为有多年默契,拥有很熟、很相近的价值观,加上分工很清楚。这种情形是非常少见的。

  严:真的要看导演各自擅长,有把握的是什麽。以演员的身份来说,我也希望不要有两个导演,因为导演的创作必须要有一点任性。因为我是菜鸟导演,在技术层面上是新手,自然不会跟陈导吵这个。我就负责和演员沟通演戏的部分,帮演员找到舒服的表演方式,让他们愿意乖乖地把台词讲出来。

  我当导演很大一个目的是想挑战「拍喜剧」。我是电视儿童,长大也追剧,看了很多国外影集,常常会疑惑为什么台湾都没有成熟的喜剧?我觉得我们也可以拍出有幽默感和喜剧节奏的戏。

  即使今天《俗女2》播完,以后还有机会做新戏的话,那我还是会想以喜剧创作为主。很希望台湾观众可以喜欢喜剧、甚至养成看喜剧的习惯。我希望可以持续在这一块上面努力。

  严:第一季的时候,书里能用的就都用。但第二季在情节上跟书已经没有关系,只留下原著的精神主轴,第二季把她的书当成精神指标,就是把六、七年级女生被养大的方式,和她们在现在的处世之道拍出来。其实演员第一季愿意来拍都是因为剧本本身就很好。好的演员,势必会挑剧本。所以第二季花了很大的苦工在做剧本。当时心里很害怕,没有原著当依靠,就更知道编剧很重要。

  一路走来,我真的觉得对于台湾的影视环境,如果阿拉丁神灯给我一个愿望,那我会希望是提高编剧们的待遇和环境。在台湾,当编剧太辛苦,他们在拿到酬劳之前,常常是要做一堆白工的。但一个作品明明只要有好的剧本当前提,戏就不可能太难看。

  陈:而且一旦戏红了,IP卖给他国去拍摄,也不会再另外给编剧钱,因为版权是属于电视台的。剧本好才有可能吸引到好的投资和好的演员。而好的演员一直期待的也就是一个好角色。

  严:很现实。不只演员,通常一个剧组整体读剧本的状态,就能让你知道一个戏能不能成了。你会发现幕后工作人员遇到好剧本,是会激发他们去主动做创造,而不只是照剧本把东西执行出来而已。他们甚至会给导演更多的想法和建议,会想要共创。那个工作状态我真的很喜欢,除了表演,包括后制、配乐,和旺福合作(音乐)... 都是一样。好的剧本自然会创造出对的作品。这一切的先决条件都是剧本。(完)


Power by DedeCms